秋叶酥

秋木苏,一叶之秋。
钟爱花生酥,请叫我酥酥。

【枫童】遇见(1)

校园AU
OOC预警!

C1

范晓萤晃着两张票,问胡亦枫要不要陪她去看今日的青少年棒球联赛。
胡亦枫咽下一口水,擦了擦唇角,点头同意。
邬童弓背系鞋带,一旁的班小松叽叽咕咕地不知在念叨什么,尹柯左瞧瞧右看看,忽地低笑起来,惹得邬童轻轻蹙眉。
范晓萤的票位置很好,恰在正中央,全程赛事可一览无余。比赛尚未开始,场上却已是喧闹不已,坐在他们身后的观众前来搭话,询问他们喜欢的球队。胡亦枫向来不在意这些,便只冲他微笑两秒,而后转过头盯着不远处的饮料箱发呆。范晓萤能应上几句,却也只是一知半解,她说谁好看就支持谁,典型的伪球迷。对方不再多言,转身和同伴分析本场胜负,不时还蹦出几个专业术语,好似体育台里的解说员。
范晓萤听了两句,幽幽打了个哈欠,转头用胳膊肘捅捅胡亦枫,“你看什么呢?”
“随便看看。”胡亦枫看向她,若有所思,“百草的比赛是不是也快到了?”
“你不说我倒是忘了这茬,哎呀,我担心有什么用,若白师兄会指导她的。”她倏然提高声调,“快看快看,他们出来了!”
胡亦枫有些兴致缺缺,但还是打起精神问道:“这么多人,你喜欢哪个?”
“那个圆脸小男孩看到了吗?我一朋友也特迷他,就忍痛割票的这位。”
胡亦枫的眼神恰巧触及阳光,不由得地眯起眼,“就那个拽得像全场人都欠他血债的男生?你们喜欢这样的?”
“哎呀,”范晓萤按着他的脑袋移动两分,指着班小松道,“这个啦,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的,多可爱啊。”
“你不觉得那个臭脸男孩神似若白师兄?”
范晓萤仔细对照一番,忍俊不禁。
邬童一队今日状态颇佳,反观对手,失误连连。近乎是毫不费力地赢得比赛,班小松等人围聚一处,邬童站在原地未动,偶然瞥见对方王牌投手咬牙切齿的模样。
大多观众骂骂咧咧离场,待走出门口时,范晓萤惊呼一声,“我忘了晚上要和百草出去逛街。”她双手合十眨眨眼,“你就自己回去吧。”
胡亦枫没说话,只摆摆手。范晓萤又道了一回歉,随着熙攘人群一溜烟跑得没影。
班小松一行人决定前去庆祝,邬童忆起未完成的作业,犹豫地摇了头,而后捏紧书包带,同他们分道扬镳。
香槟色的天很快染上墨色,沿路灯盏逐一闪耀。必经的公园今晚稍显嘈杂,时不时还传来几声争吵,胡亦枫好奇上前,稍稍怔神。
圆心似乎是今日胜方的击球手。
他停住脚步,环胸靠在灯柱上。来都来了,不看场戏太遗憾。
圆周一群少年来者不善,不住吐出恶言恶语,像是不服今日的赛事结果。那少年静静扫了一圈,道:“如果不服,可以挑个时间再战。”
“你小子究竟在嚣张什么?我不爽我们输了,更不爽你这副看不起人的样子!”离他最近的少年恶狠狠地说着,那眼神像是要把他生剥活吞。
“就是,看不起谁啊你!”
少年们七嘴八舌,听得胡亦枫一阵头疼,不自主地望向这些言语的承受人,少年神色自若,可眉头却是越皱越深。
过了好一会儿,待声响逐渐减弱时,他才开口说道:“没事了吗?那我回去了。”
他侧身走出围堵,其中一人猛地拽住他的胳膊,自口袋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,明晃晃地在他眼前比划,“你敢走,老子就捅死你!”
邬童斜他一眼,始终沉默着。那人气急败坏,冲着他胳膊就是一刀,鲜红的血很快染透邬童的校服外套,他咬了咬下唇,按住伤口冷声道:“我可以走了吧?”
“你他妈的!”人群中不知是谁骂了一句,随后唾骂声此起彼伏。
邬童面色渐显苍白,盯着他们的目光越发凌厉,离他最近的人竟伸手用力按压他的伤口,惹得他轻声痛吟,对方倒是兴奋不已。一旁观望的胡亦枫算是再也沉不住气,朝前迈几步靠近人群,有眼尖的低吼一声,“妈的,居然是胡亦枫!”
“胡亦枫?松柏道馆那个?”
胡亦枫懒懒抬眸,眼底闪过一簇寒光,唇边晕着浅浅笑意,却令人不寒而栗。众人面面相觑,心照不宣地飞奔远去。邬童见状垂头径自向前,胡亦枫叫住他,“那个,巫婆?”
邬童转过头,眼锐如刀,“我叫邬童。”胡亦枫道:“附近有家诊所。”
“我自己可以处理,谢谢。”
胡亦枫凝视他几秒,想到什么似的自口袋里翻出一条浅蓝色抹额,不顾邬童挣扎,在伤口上方扎了个蝴蝶结,临了还拍拍未受伤的区域,满意微笑。
“好了,你回去吧。记得及时处理伤口,最好去打一剂破伤风。”
邬童静望他半晌,后乖乖点了两下头,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。胡亦枫目送他的背影直至不见,优哉游哉地插着一边口袋往另一方向去。
二人尚且不知,他们之间将会有怎样的后来。
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

July(1)

OOC慎入!

剧情时间线有改动,望见谅!

C1

白起立于大厦天台,底下是蚂蚁般移动着的车水马龙。掠过的风撩起白色风衣一角,额前栗色碎发随风拂起几许弧度,他倏然切断还在通讯的耳机信号,轻声道:“Evolver即将觉醒。”又一阵风起,白色人影一闪即逝,仿佛方才只是个美丽的错觉。殊不知,这如风般难以捉摸的瞬间全然被一人记录下来。

“查不到?”李泽言十指交错压在桌面,眸底飞过一丝凌厉,“三天。如果再查不到,拿辞呈来见我。”来人喏喏应声,搁下待签的一叠文件关门离去,李泽言蹙起眉头,目光牢牢锁在电脑显示屏里那张英俊的年轻面庞。

能够在风中来去自如的人,绝不是个寻常人士。

白起踏出办公室,熟悉的声音自走廊那头传来,心脏快速地跳动两下,顺好一口气故作悠哉地晃过去,果真是她。这么多年,她竟一直没有变过!他压住内心的狂喜,平静问道:“找我?”女孩似是惊了一跳,小鹿般清澈的眼眸里映出丝缕惧畏,“白...白警官。”一旁的胖警官不知何时没了踪影,白起走近两步,凝视她脸上的红晕,“就这么怕我?”

“不,我不怕。”女孩扬起头,虽还是那副畏缩的样子,但稍比先前而言好了许多,“我今天来,是有事要拜托学长你。”

“哦?”

“我们最近和《城市新闻》合作,打算在新一期的节目中添加社会新闻中的超能力。”

“走吧。”白起放慢脚步等候女孩跟上,不等她发问说道:“今天当我一天的助手。”女孩先是一愣,很快笑着点点头,同他并肩而行。

饶是报案者如何烦人和自作多情,白起皆顾自问着自己需要的消息,有时还能被女孩激出点灵感来。即将结束问话时,女孩忽地神神秘秘地躲到一旁接电话,待她挂断电话,白起悄然靠近,双目间蓄满冰碴子,“你难道不知道在工作时间接私人电话,对我们的调查来说是个大忌讳吗?”女孩抿抿嘴唇,如实告知。

“你说,是李泽言在车前救了你?那个娱乐公司的总裁?”

女孩点头。

“那你最近有没有做过任何有关预言的梦?”

女孩思索片刻,不确定地点了点头。白起望着她垂下的头,眸光逐渐冷下几分,看来她身上的力量果然慢慢开始觉醒了。

夏夜的风黏腻而闷热,白起仍旧站在那废弃的大厦天台看香槟色的天,目送夕阳隐入地平线。街市的商户逐一亮起明灯,那刺眼的光芒却始终透不入暗巷半分。扬来的风中闪过几丝波动,白起一个跃步径直跳上对面的屋顶,闪电般地在越发墨黑的夜里穿梭,在平地上停稳脚步时,那小小的身影便也撞了上来,她极为惊讶地问道:“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只要你在风里,我就能感知到。”不得不说,白起被这话狠狠地激出一身鸡皮疙瘩,可见着女孩如花的笑颜,便又觉着自己的心情也放晴了。

“这个你戴着,上面有我安装的追踪器。”白起自上衣口袋抽出一条银色手链递给女孩,女孩颇为疑惑道:“是学长自己做的么?”

白起有些无奈,“我装的追踪器,当然就是我做的了。”女孩弯起眉眼,听话地扣好链子,在白起的护送下回了家。才离开几步,白起依然有些不放心地给女孩去了电话,在谈话的间隙,女孩忽然问为何手链的坠子是银杏叶,白起慌神,佯作云淡风轻实则紧张到手心冒汗地回答:“随便选的样式。”

他自然不会告诉女孩,那日偏头对着飘落至肩上的金黄银杏叶浅笑的模样,在一个少不更事的男孩心里停留了数年之久。

收起电话,他破天荒地吹起不成曲的小调,经过十字路口瞥见不远处的高楼大厦时,小调戛然而止。

施手救下她的李泽言,究竟有什么目的?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